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高冷一枝花

【一】

凌晨三点。

温柔的月光投射进这间位于十七楼的三居室公寓时程慕辰醒了。唤醒他的不是月光是阳台上细微的声响——十七楼那人也真是不要命。

连灯也没开他起身走到客厅柔软的拖鞋落到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阳台上的人影凑在门前三两下就废了那据说是什么德国高科技的锁然后轻手轻脚地踏进了客厅。

程慕辰抬手开灯骤然亮起的客厅里那人明显身躯一僵。

“徐乔”他抱臂半倚着门框皱眉道“你是猴子吗不会走正门”

徐乔一愣咧嘴一笑道“我这不是……不想吵醒你嘛”

他只觉得头痛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下次我会考虑在阳台上加防盗网。”

她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明明知道他在家却偏偏要翻阳台。就算她身手好可万一哪回失手了呢他简直不敢想象这后果。

徐乔却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拆个防盗网对她而言也没什么。程慕辰明白她的意思长眸微眯道“……你要是敢拆防盗网的话我就搬家。”

说得好像他搬了家她就找不到一样徐乔无辜地眨眨眼如是想。

“你要是敢动用你那些刑侦手段的话……”他威胁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受不了扑过去一把抱住他成功地阻断了他那些冷冰冰的话。难得的假期她是来见他的不是来和他吵架的。

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让程慕辰愣了愣他叹了一口气抬手拥住她。

她的发有沐浴过后的清新香气淡淡地萦绕在鼻尖仿佛连空荡荡的胸腔也跟着被盈满。

有多久没见了他其实也很想念她。

“这次会留多久”他问声音低沉。

她不发一语脑袋依旧埋在他胸膛。

“受伤了吗”

她仍旧没说话只是轻轻摇头算作回答。这难得的温顺乖巧让他安心不少他抬手挑了她的一缕发丝在指间轻绕。突然他呼吸一滞微眯起眸子——她在干吗

细碎而湿热的吻仿佛某种猫科动物的舔舐一个接一个落在他锁骨上在他身体里引起一阵轻微的战栗。渐渐地他的呼吸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现在是凌晨三点。”他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喑哑。

“……嗯”

“所以你确定你今晚不需要休息”

从睡衣下摆探进去的手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她不想休息她想……更累一点儿。

于是他抬手捧起她的脸热切地吻上去。

这夜的月光仿佛有某种魔力迷乱了心神沸腾了血液。从客厅到卧室衣物丢了一地。可等她将上衣脱掉时一切热情戛然而止。

“徐乔”男人压低的声音透着危险气息“你说你没受伤”

她纤细的腰肢上可以看到匆匆包扎的绷带。

“不是宝贝儿你听我说等等那不重要我……”她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已经扒下挂在他身上的她出去翻医药箱了。

徐乔沮丧地倒在床上满心绝望“啊又来了……”

等程慕辰回到房间时徐乔已经倒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了。他解开她包扎得十分粗糙的绷带果不其然在绷带下看见了子弹留下的擦伤。她对这点儿小伤不以为意他却知道那个位置再往旁边几寸就是脾脏如果是那里她大概就不能像今天一样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了。

程慕辰忽然觉得恐惧。

这恐惧让他忍不住俯身再次将她抱住确认怀中的这副躯体仍然是温热而鲜活的。

【二】

两年前遇到徐乔时程慕辰就知道和这个女人扯在一起没什么好结果。

他还记得那天他刚好值完夜班从医院后门出来就被一两个壮汉拖上了车车子开到一栋老式居民楼下。其中一套公寓被改成了一个小诊所手术台上躺着一个女人头发散乱看不清脸。她紧紧捂住小腹上的伤口却仍有血从指缝里不断地冒出来。

“让你带医生来你抓个小白脸来干吗你想害死乔姐吗”

“他就是医生我在医院公告栏上看见他的照片儿了”

一片慌乱中他反而镇定下来了上前察看伤势喝道“都闭嘴不想她死的话过来帮忙”

现下唯一不能质疑的就是医生几个大汉只是愣了一下便乖乖上前了。

她身上的是枪伤而现在这个地方估计是某个黑医的诊所只是原本这里的医生却不知道去哪儿了。他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不把她送医院了枪伤之类的要是被送到医院善后很麻烦。

所幸子弹是直接贯穿并没有伤到重要的脏器他勉强帮她止住了血才发现自己额上全是汗。

手术完了后几个大汉一点儿也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他疲惫至极干脆直接趴在床边睡了。等他醒来时他的病人正侧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他。

他抬眸面色如常地和她对望。渐渐地他皱起眉还没说什么小诊所的门就被一个男人推开了“乔姐我给你买了粥。”

乔姐这个称呼似乎勾起了某些过往的记忆他坐直身在她想要伸手接过粥时淡淡开口道“你不能吃子弹打穿了肠道你要禁食。”

“啊”徐乔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男人是刚刚救了她的医生。

但平心而论这医生比她手底下那些小子看起来危险多了——一双冷冰冰的丹凤眼不说话时微微下沉的嘴角让人十分怀疑他会不会拿手术刀把那些看不惯的病患分尸。

程慕辰根本不知道她心里的弯弯道道自顾自端起那碗粥喝了起来。忙了这么久他其实也饿了。

“喂你……”送粥来的男人十分不满刚想开口就被她阻止了“你好我叫徐乔你叫什么名字”

他抬眸直直地望着她淡淡道“徐乔我是程慕辰。”

他没说“我叫程慕辰”他说的是“我是程慕辰”不是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

他们早就认识过了但此刻看她的神情她显然已经对他毫无印象了。他想了想并不打算重叙旧事。

徐乔也只是怔了怔随即爽朗地笑道“程医生你好啊你不知道吧我其实是射击俱乐部的会员……虽然枪伤什么的说起来好像很黑道但我其实是良好市民啊”

他懒得相信她的鬼话往椅背上一靠闭目养神。

后来他才知道她虽不是她口中的良好市民但也并未如他所想是个刀口舔血的大姐大之类的。她就职于某个国际性的佣兵组织这次只是回国休假……而那伤居然只是某个新队友走火误伤的。

【三】

晨光熹微时程慕辰醒了。

身上的被子妥帖地从脖子盖到脚但身侧的人又一次消失了。程慕辰攥紧被子难得地烦躁起来。

又来了这个女人她到底把他当作什么

这两年来两人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但每次几乎都是这样的情景。她总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时间点出现在他的公寓里睡了他以后在第二天早上消失得一干二净没有原因没有解释没有约定。

他该感谢她的体贴吗她让他连个想表达自己愿意负责的机会都没有。

但说起来他其实也不明白两人的关系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两年前那场手术完了后她让人送他回了医院。他本来以为那就是他们的唯一交集了但几天后他又见到了她。

按照她的说法她是来复诊的。每次她都只挂他的号干脆利落地看完就走一句话都不多说一连好几次都是这样。等到枪伤好得差不多后她来医院挂他的号就是因为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了比如削水果伤了手比如抱宠物的时候被挠了……在她把自己折腾出更厉害的伤势前程慕辰觉得自己需要阻止一下她。

所以这天在例行看诊后他把她叫住了“徐乔你明天不要来医院了。”

她顿时就瞪大了眼“为什么”

他淡淡道“我明天休假。”

徐乔点点头觉得这个答案还可以接受。

“我明天会去看电影。”

“哦……”

“文艺片儿不知道这种题材你喜不喜欢”

“文艺片儿啊还……”她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连忙道“喜欢我最喜欢文艺片儿了”

但其实那场电影她睡了大半场的时间末了连个完整的剧情都说不出来。其实他也说不出来因为在那大半场的时间里他都在看她。

从回忆里抽身他起身扣好家居服拉开卧室门的瞬间却愣了一下。隔着客厅他能清楚地看见开放式的厨房里的人影。

“咦宝贝儿你醒了吗”她匆匆转头望了他一眼。

心里顿时仿佛充满了某种温暖的情绪程慕辰颇有些不自在地转头去倒水“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啊这次放长假嘛……”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她才把海鲜粥端到桌上给他盛了一碗。她正要给自己盛时他却皱着眉阻止了她——她伤口还没好海鲜是腥发物会导致伤口发炎。

那点儿小伤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却还认真地记着。

徐乔本来指望着下个厨讨好一下他没想到是这么个结局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他放下碗往厨房走去重新给她煮了一碗面。

望着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徐乔觉得自己的努力又白费了只好埋头吃面。

吃完早饭他要去医院了。临出门前他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了备用钥匙给她。

她愣了愣却没有接只是笑嘻嘻道“不用了啊我又不出门拿来干吗”

“为什么”他似乎也不急着走了抱臂在玄关处和她对峙。

“什么为什么”徐乔觉得莫名其妙。

“不收钥匙为什么”他皱起眉。

他第一次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她时她拒绝的理由是自己没记性会弄掉后面他再给她说不出理由却总是推拒。虽然她从没说过什么但他知道她其实总是将两个人划分得很清楚从不做半点儿逾越的事情。

在她心里她和他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呢

他忽然觉得莫名烦躁。

徐乔支支吾吾不肯说话程慕辰皱了皱眉干脆利落地将钥匙塞到她手里。

“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家钥匙并不是只给你一个人就连定期到我家打扫的阿姨都有。”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后程慕辰看也没看她一眼就转身走了。

面前的门被关上徐乔揉了揉脑袋沮丧地靠在了玄关鞋柜旁。

思索半晌她掏出手机给队友打电话请求支援

“喂我好像又把医生给惹毛了……你们不都是男人吗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哄回来啊”

【四】

医生。

在徐乔的手机里程慕辰号码的备注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对着队里知晓两人关系的人她也从来只是称呼他为“医生”简单利落一点儿暧昧都没有。

此刻在医院门外望着手机屏幕上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她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说到底那帮小兔崽子给支的着儿到底管不管用啊不管了万一哄不好回去让他们统统负重跑去

她这么想着就看见那个修长的身影从医院大门绕了出来。她放下车窗朝着他吹了个口哨他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突然她注意到他身后还亦步亦趋地跟了一个人。

女的

她挑了挑眉就见他大步朝她走来身后的小姑娘也一路小跑着跟来。

等走到车前了男人才皱起眉头脸上是惯常的冷淡神情“你不是说今天不会出门吗”

想起今早两人吵架的原因徐乔尴尬地笑了笑目光落到他身后扯开话题道“那是谁你同事”

他连回头看一眼都欠奉边拉开副驾驶室的门边道“不认识。”

“慕辰”那姑娘不依不饶地道。

哦嗬徐乔挑眉很有胆色嘛这姑娘

“这是什么”男人毫无起伏的话打断了她饶有兴味的观察。她抬头他正皱眉冷冷地望着副驾驶座椅上那束包扎精美的玫瑰。

“呃……”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高兴啊难道送花不对徐乔思索了好一番才认真坚决道“路上捡的。”

“路上捡的”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不觉得脏吗丢出去”

看他真的要将花丢出去她忍不住出声弱弱地阻止道“不要啊其实不是路上捡的。”顿了一下她又挫败道“是我买的……”

他动作一顿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打量她半晌而后才将花小心收进怀里上了车“我真想知道你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什么”

“……”装的都是你啊宝贝儿

车窗外的姑娘彻底被两人旁若无人的态度弄崩溃了她眼里含着泪水怨恨地望着两人。

徐乔被看得发毛转头问他“……不管真的好吗”

“和我有关系”他反问道将车窗升起“开车。”

徐乔耸耸肩从善如流。她从后视镜望见仍站在街边的人影时心里不知为啥忽然就很想比个“YES”的手势。

还叫慕辰哼她自己都没有这么叫过

【五】

虽说他们一同抵抗了外敌但内患依旧亟待解决。

坐在灯光幽暗的精致餐厅里徐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面的程慕辰已然决定了回去一定要让那几个小子负重越野训练去

什么破方法一点儿用处没有

但现今还是要按剧本走下去。

她侧头朝几步开外的侍者使了个眼色很快地身穿严谨礼服的演奏者就站到一旁开始拉起了小提琴。

至目前为止面前的程慕辰面上冰封一样的神情终于有了一点儿变化他抬眸视线淡淡地扫过她却也不说话似是在等她先开口。

不知为何在这样的气氛下徐乔忽然有点儿紧张然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为什么这场景这么像求婚

徐乔晃晃脑袋决定还是先低头吃东西。

“我以为在这种环境下你应该有什么要和我讲徐乔。”程慕辰放下刀叉支肘静静地看着她。一般他用这种冷静的语气叫她全名时就证明他现在还是在生气。

可徐乔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只能装傻一样地望着他“嗯”

“如果一定要我问得这么明白你才肯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的话……”他皱起眉头以一种深思熟虑过后的态度将这样一个问题抛给她“我想知道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什么身份。”

徐乔愣了愣。

她没想过程慕辰会问她这样一个问题。她的目光落到桌上娇艳的蝴蝶兰上久久没有收回来。

她当然是喜欢他的。

她还记得他救了她的那天她醒来时看见他趴在病床旁沉沉睡着有一种仿佛一瞬间心脏就被击中的感觉。不用出任务的时候她乐意跟在他身边转悠就算他一直冷冷淡淡的没什么表示她也甘之如饴。

一切发生得这样理所当然不需要言语解释。他生性冷淡从没说过“我爱你”一类的话她也插科打诨从未提起。两人一直就是这样暧昧不明地相处着。

但她其实一直自私地享受着这样的暧昧不明现今看来却是逃不过去了。

她抬头故作轻松地打趣道“嗨不就是……”她侧头躲过他的目光“不就是个赤诚相见的老朋友嘛”

对面的他没有欣赏这份幽默听到这话后也只是垂下眼眸继续安静而斯文地吃起盘里的食物。两人之间一时无言只有身后的小提琴还在继续聒噪惹人生厌。

直到最后他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望着她的眼神里满是失望“徐乔我原本计划明天回A市。”

徐乔知道A市是他的家乡他的父母、亲戚全都在那边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只好道“哦那路上小心。”

“我原本想和你一起去但现在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

毕竟“赤诚相见的老朋友”是不需要被带回家见家长的。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他没有办法坦诚地接受这种朋友的关系。

说完他转身走了冷淡得好像根本不认识她。

徐乔心里涌上来一阵又一阵的失落但她也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离开餐厅。

他现在一定开始讨厌她了吧

也好这样也好。

【六】

虽然徐乔表现得这么豁达但这天傍晚她还是跑到程慕辰家楼下蹲点来了。这回她不敢翻阳台也不甘心就这么走掉她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跟他道歉……

盯着他家的窗户半晌她还是觉得……很沮丧。

手机忽然响起的特殊铃声让她愣了愣她迅速地接起平静道“喂老大”

“徐乔假期结束了。”

迟疑一瞬后她点头转身离开“好我现在的位置是……”

她不知道十七楼上程慕辰面色复杂地拉上了窗帘。他把自己陷在沙发里发了好半晌的愣……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老天爷有心捉弄世界上再冷静自持、淡漠强硬的男人一旦陷进了儿女情长里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本账。

虽然徐乔大概早已经不记得了但程慕辰还记得他和她当初是有那么一段同校的时光。高中时徐乔大他两届算是那时的风云人物。

那时她还没有现在这么厉害的身手却还是在学校外看见一帮小混混欺负一个学生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有勇无谋当时他对她就是这样的评价。

就算是现在她也是那个样子看见什么不平事脑袋一充血就冲了上去其他的根本什么也没考虑。要不是后来入伍了她说不定会混成那片的黑道大姐头。

当时也是完全没考虑到敌我悬殊的她被打得很惨却勉强护住了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他。

等那帮小混混散了以后她早已昏过去了。他抱起失去意识的她往街上跑他能感觉到她的血流了他满手。他找不到医院慌乱得不行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后来他总算将她送到了医院他却连留下来等她醒来都不敢付掉了医药费用后便走掉了。

再后来他就听说她入伍了。

他自幼身体不太好不大可能走那条路。

但考试完报志愿的时候他选择了医科大学并未走家里为他安排好的道路。后来想起他之所以那么做大概是因为他十分痛恨他抱着那个人看着她的生命在他怀中流逝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而多年后再看见她他居然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如果没有能力去替那个人阻挡一切危险那么他至少可以在她有危险的时候不那么束手无策。

天色渐渐暗下来黑暗笼罩了这间沉寂的公寓程慕辰在黑暗中抬手遮住了眼。她刚刚在楼下接了电话后就离开了他知道那是她要出任务了。

作为一个医生多少次直面生死他其实早已看淡可这种时候他仍然觉得被死亡的恐惧深深地笼罩着。

如果世界上再没有那个人……

【七】

另一方天空的夜色下徐乔装配好武器坐在直升机里对着膝上仅仅写了一个名字的空白信纸发怔。

其实不只是她机舱里的每个人都在埋头写着信。时钟嘀嗒嘀嗒没有人抬头。这几乎是每次出任务前的惯例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每次都能活着回来。

“乔姐你不写”身侧同是中国人的队友阿文凑过来嬉笑着用中文问她。

她抬眼看他微微勾了勾嘴角“你也不写”

“不写反正我孤家寡人写了也没意思。”他靠在舱壁上无所谓道。

徐乔愣了愣又听他问“你呢不给程医生写点儿什么上次不是还打电话求支着吗怎么怂了”

她也靠到舱壁上干脆利落地承认“对怂了。”

“你这又是何必”阿文无奈道。

徐乔低头笑了笑“你还记得安哥不”

“废话”

那是他们曾经共同的队友同样是行伍出身他还有个相恋七年的女友……可是他在上次出任务的时候中弹身亡大家撤退得急连他的尸骨也没带回来。

“我这次放假回去看过安嫂。”她闭上眼语气淡淡的没什么情绪“那时候安嫂多漂亮啊安哥天天拿着她的照片儿在我们跟前嘚瑟。这回我看见她她整个人都瘦得脱相了说得不好听点儿那就是只吊着一口气的骨架。”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安哥不会回来了。”

“再伤心他也不会回来了。”

这就是她一贯的恐惧。那个人每次望见她身上哪怕一点儿小伤时虽然什么也不说但他眼底的紧张怎么也藏不住。她不敢想象要是有一天他看到她遍布弹孔的尸体时会是怎样的感受。

所以她干脆避开不谈。她觉得就这么不清不楚也挺好的至少谁也不会去为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朋友难过。

因为爱上了所以才会恐惧。所以她常常想或许她一开始去招惹他就是错的。

阿文明白她的意思笑道“乔姐你会后悔的。”

后悔徐乔挑挑眉不置可否。

直升机已经开始下降耳麦里都传来了清晰的命令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将信纸揉成一团掷到地上。舱门被打开高空上的风吹得人皮肤生疼她不发一语系紧绳索开始准备着陆。

他不会看见她的尸体的哪怕她真的死掉。

后悔是留给活人的。

【八】

早上七点。

程慕辰刚刚做完一台急诊手术换了衣服要回家。从医院大堂经过时他忽然抬头望了望大堂中的电视机。

晨间新闻里例行播报着国际大事大堂里人来人往没人注意这远在天边的纷争。

恐怖袭击绑架人质救援佣兵组织伤亡……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听懂脑海里却是一片混乱……屏幕上的日期显示那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了。

理智告诉他要冷静这个时候不能慌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束手无策的毛头小子了。

可就算这样他掏出手机按键的手仍然止不住地在颤抖。

他动用所有的人脉打听到了那个佣兵团的驻地信息定好了机票。他匆匆回家收拾行李手抖得钥匙半天插不进锁孔。他好不容易打开门却在望见客厅里的人时愣在了原地。

那个让他慌乱得一路飙车的女人正安然无恙地站在那儿而她身侧搀着她的男人脸上也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我没看错吧冰山变火山了哎”

“……乔姐这时候你就长点儿心吧。”

望着男人冷着脸冲过来一声不响地将徐乔扶到沙发上确认她的伤势阿文摸了摸鼻子识趣地出门去了。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被这个人触碰身体但这种单纯的检查反而令徐乔觉得有些羞涩。等她终于打算推一推时他却已经确认完毕直起身来抱臂望着沙发上的她。

阿文出去时还体贴地带上了门于是此时的客厅里就只剩她和他。

望着他难得凌乱的头发徐乔忽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她想了想认真道“这回我是开门进来的……”

男人不说话冷淡地抿着唇朝她伸手。徐乔想了想试探地把手放到他手心却被他打开。他冷冷地皱着眉几乎不近人情道“把钥匙还给我”

徐乔傻了这是什么发展他明明刚刚还在关切地察看她有没有受伤怎么转眼就开始找她讨要钥匙了

见她不说话他重复了一遍“把钥匙还给我。”

徐乔有些发愣几乎就要听话地把钥匙递给他了却忽然觉得不对劲猛地收了回来“不还”

“还给我”他伸手去夺却顾及她身上的伤始终下不去手。徐乔却干脆利落极其流氓地一把将钥匙塞进胸衣里耍赖般地望着他。

他气结却也没和她争半晌后只是发狠道“不还是吧行我搬”

见他真的气了转身要走徐乔连忙起身自他身后一把抱住他。他想挣开挣扎间却听到她倒吸一口凉气似乎是牵扯到她的伤口他霎时间僵直了身躯不敢再动半晌后却听到她似乎是轻笑了一声。

“别气了成吗”她把头靠在他肩背沉浸在他的气息里方觉得心安“我错了真的。”

“我这一次真的差点儿死了。”

“合作的军方那边给错了情报我们估错了恐怖分子的数量……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害怕吗只差一点儿点儿我就真的死了。”

“要是我真的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其实我不想你难过。”这句话说完她哽咽了好久。程慕辰能感觉到她脸颊贴在他的脊背上凉凉的眼泪洇湿了他的衬衣。

“我喜欢你可我比较自私我只想要我喜欢你不想要你喜欢我。要是你不喜欢我该多好啊那样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难过……”

听不下去这些混账话他忍无可忍地转身却见她垂着头一副沮丧到极点的模样。

他恶狠狠道“我也想不喜欢你那我现在就可以掐死你了免得受折磨”

“啊”徐乔抬头看他一双泛红的眼里满是迷茫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倾身吻下来。

和那番恶狠狠的话不相符的是这个吻带着十成十的温柔和情意他认真地捧着她的脸仿佛她是他独一无二的珍宝。

她只是怔了怔便抬手拥住他。

这个时隔多日的吻开始升温擦枪走火似乎就是一瞬间的事。她闭着眼睛承受他的吻脑袋昏昏沉沉的。

“虽然我接受了你的解释”迷迷糊糊地她听他说道“但这不代表我不生气了。”

“嗯”她愣了愣随即便感觉被他放开了。她还没搞清楚状态就听见“砰”的一声大门在她面前被关上了。她这才惊觉什么时候他竟把她抱到了门口而她胸衣里的钥匙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他取走了

What the fuck

这样的男人能要

【九】

半个月过去了徐乔绝望了。

天可怜见半个月来为了平息男友大人的愤怒她是什么方法都想了。

从纯情流派的写情书到豪放流派的在楼下用喇叭高声告白再到成人流派的各种突袭……无一例外地都被冷酷拒绝了。

一开始她还定时定点地去医院和他家门口堵人可自从他掌握了反侦察技术后她就再没成功堵到过他。而半个月后他甚至干脆利落地消失了

队里收假之后她得知不能继续厮混下去无奈之下她回到了驻地。

没想到到达驻地的当天下午她就被老大勒令去跟新来的医生打个招呼。在队里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医生的道理她不是不知道只是……

“宝贝儿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徐女士是吧我是新来的医生以后请多指教。”男人坐在干净整洁的医疗室里依旧一副冷淡疏离的神情。

“不行不能这样这地方太危险了你必须给我回去”

“徐女士好好说话请你不要动手动脚……”

“……”

气愤之下徐乔找到了老大却没想到他听完她的理由之后也只是笑眯眯地告诉她“程医生有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们真的是那种关系的话……你需要尊重他。”

那种关系现在是要怎样开始变成了他逃避两人的关系了吗

她气得甩上门出去喝酒。

在异国的酒吧里她一杯接一杯地灌酒这时却忽然有人坐到了她的身侧。

“生气了”淡淡的声音在身侧响起她愣了愣转头看他想了想又气愤地转回来说“没有”

“你叫了我那么久的医生我只是叫了你两声‘徐女士’到底谁比较有理由生气”

他夺过她手中的啤酒杯淡然地就着刚刚她喝的位置喝了一口。

徐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他说“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你明知这样我会……”

“那天我觉得很慌乱。”昏暗的酒吧里他的声音低低的“我知道你受伤了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我什么也做不到……我讨厌这样的感觉你知道吗徐乔”

“不止你一个人那么自私徐乔。”他凑过来吻他嘴唇带着和她一样的酒味儿这个吻轻轻浅浅一触即离——

“我也很自私。”

0
0
 
广告
广告